戦車

别人说我是傻逼 肯定有他们的道理

蛋凯 0


“我的面前是一条死路。但是,你们不必和我一同面对。”
这是塞林.火心听到凯尔萨斯王子的最后一句话。
也是他数百年的一生中唯一一句让他流泪的话。
他看着凯尔萨斯孱弱的背影,看着王子那赤裸的、已经发黑的肌肤,咬紧嘴唇伸手握住了身边的魔能水晶。

已经到了这一天,怎么能在最后让王子去背负一切呢?
他要站在这里,为凯尔萨斯.逐日者抵挡正义,直到耗尽所有力气。
因此他需要魔能来支撑已经虚弱且不坚定的自己。

凯尔萨斯忠诚的辛多雷战士塞林.火心瞬间被那魔力吞噬。在魔能水晶带来的强大满足感下,奥术洪流也不再能缓解神经的麻痹,他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贪婪地服从了血精灵一族深入骨髓的原始欲望。


凯尔萨斯.逐日者恍惚间倒在了学者高地的占卜宝珠旁,依靠魔能水晶维持身体保持活性的他时不时就会感到呼吸困难。水晶的魔力实在是强大,有时那份与生俱来的魔瘾就会完全压倒凯尔萨斯的理智,直到他再次不知怎的突然恢复过来。
他大口吸着带有奥术气息的空气,虚弱地抬起眼皮看向那有些黯淡的宝珠。目眩中他似乎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金发,碧蓝的法袍。
那是他曾经的爱。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人类,女,法师,联盟,喜欢阿尔萨斯。
蜷在地上的凯尔萨斯把那些字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背了一遍。这是几年时间里养成的习惯——这曾经被用来提醒自己和她不可能在一起。
没有感到心中的波澜,他并不意外。因为他早就已经不再爱吉安娜。他伸手想去赞赏一下自己的心,却碰到了那块深深插进体内的魔能水晶。

该死的…

凯尔萨斯.逐日者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或许本来还可以活下来,但那种可能性在基尔加丹将那块闪着不祥绿光的魔能水晶插进他被掏掉心脏的身体里的时候,已经不存在了。
王子苦笑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宝珠倒映的自己枯槁的脸。

真的就和银月城外的那些失心者一模一样呢,他想,真是噁心。

胸口传来的一阵剧痛打断了凯尔萨斯的脑内自嘲,再次回过神来的他却在宝珠的阴影中隐约看到一张黑紫色的脸,冒出绿火的双眼上面蒙着萨格拉斯的诅咒视界。卡多雷狡黠地笑着,那脸上布满了狂妄。
凯尔萨斯感到痛苦缓解了一些,他爬了起来,扶着台子调整呼吸。
理智尚存的辛多雷清楚地知道那是谁,他没想到自己会在彻底死透之前有幸看到他的幻影,也更没想到过不一会自己就会在那些自称正义的人面前用此生最肮脏的语句来诋毁那个恶魔猎手。


塞林.火心在集结大厅里努力维持着自己的意识,但还是敌不过魔能水晶那股强大的力量。这位曾经伟大的战士在自己一生的最后听到的是闯入者的喊话。
“那家伙已经是失心者了!!杀掉他!”
还有自己那狂妄的咆哮。
“我!就是神!!”

评论
热度(9)

© 戦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