戦車

别人说我是傻逼 肯定有他们的道理

妈的智障

昨天晚上突然打算搞事,杰维的。

既然好不容易有了点想法(虽然今天就消失殆尽了),就和吾友一起搞点啥吧。

唉。

我现在基本是废了。

画不出来东西了。

也没有段子了。

已经没有了。

都没有了。

没有了。

死吧。

死。

It knows every second of my death

你还画画吗

1


十七岁那年我觉得自己特别屌。


那时候高中知识刚学完,各项技能不说达标也在点数暴涨。简直是上知天下晓地,提笔能写千字文,研墨可画万重山,坐琴前能弹三曲,站擂上能虐九家。老师天天讲的德智体美劳,我除了去操场遛弯逃扫除之外,可以说是全面发展。


那年正好高二下学期,省教育部门改革改出了个幺蛾子叫会考,除了平时学的科目之外还要考政史地音体美和什么计算机。


我当时就笑了。


我朋友当时也笑了。


有天放学,同班一个绰号叫绿箭的男生找到我说,哥。


我跟他关系一般,大概知道这是有求于我的节奏,遂摆出严肃的表情冷道,干什么。


绿箭说,哥啊,帮我画那个美术会考用的东...

您为什么还没有去世呢

我对着镜子看自己,越看越觉得像尸体。

0
阿青死了。

我从微博上听说这件事后淡定的吃掉了辣汤里的最后一片午餐肉,在同学聚会从皇城老妈向KTV转移的过程中拦了辆出租车,从队伍里消失了。

机票只剩了头等舱,差点就花掉了我工资卡里所有的钱。

管他呢。

1
我在拉萨落地的时候有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出租车还是很便宜的,跟我们那个说二线不二说三线不三的海滨城市比。唯一掉气氛的是司机用一口不怎么正宗的川普问我去哪。

我说,青旅。

司机问,哪个青旅。

我问,一共有几个青旅?

然后司机开始口若悬河的跟我讲拉萨的旅游业,等他讲到大昭寺的时候我的视线里第二次出现了布达拉宫。

我感觉不太对,问,师傅,咱们是不是绕多了几圈啊?

师傅说,没有啊,...

pub, racist, nigger

大下午的抽风去pub,看着bartender在那忙着setup。


我说,来杯长岛冰茶。

bartender看都没看我,说,you cant get any drink before 6 pm。

我抬头扫了一眼角落里的座钟,16:09。


这时吧台前面坐着的一个nigger转过来,瞪着通红的眼睛问我,你知道什么是trip吗。

我看看他手里的杯子和旁边已经空了的Gin,跟刚才那个bartender说,he is not white。

小哥爱搭不理的摆弄着手里的Vodka瓶子,操着一口浪漫的法语腔说,so are you little chinque。


我倒不怎么惊讶。...


女朋友生贺

【现paro mgs bbkaz】1-3 其实是营销(TBC)

轻松愉快的现代parody bbkaz 虚构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不甜可以打我
--1--

今年新年,在蒙特利尔过。

不是不喜欢阿拉斯加,也不是不喜欢多伦多,只是偶尔想听听法语。

这样想着,就鬼使神差的订了机票,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下了飞机。

从传送带上捡起那个不大却懒得带上飞机的提包,突然想起和上一任女友分手已经十四年了。
她终究是没能拗过家长,在二十七岁的时候离开,被迫去相亲。
好像现在还挺幸福的。

计程车搭到宾馆,顺手把包往床上一丢,看着窗外的雪发现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假期会多长。

设计师想干的随性点其实还是很flexible的。

放个长假吧。

裤兜里五年没换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是邮件。

好不...

毫无诚意的摸鱼

1 / 3

© 戦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