戦車

别人说我是傻逼 肯定有他们的道理

MGSPW スネカズ
合金装备solid 和平行者 BBxKaz
TPP实在是太虐了,kaz真的是惨,PW几个元老没一个有好下场的。。。
对于虐这方面,小岛真是比老虚厉害多了…
另外我赌五毛kaz没瞎,说自己看不见是拿来忽悠可能存在的内鬼的
因为太惨了所以希望他们在PW的时间里能幸福个够
但是kaz不管身上少了多少零件也一如既往的帅啊!!

【杰斯x维克托】形态决定功能

「杰斯先生所设计的奥能转换器夺得了本次皮尔特沃夫……」
祖安一个几乎废弃的城镇里,一个男人,不,或者说一个几乎是机器人的男人,正在自己虽然房屋残旧设备却比祖安科技魔法大学实验室还先进的私人实验室里,用那双旁人在其中看不出任何东西的「眼睛」对着面前的电视。


那是皮尔特沃夫的年度最佳系列之一,设计奖的颁奖仪式的直播。


「……这次人气很高的杰斯先生还带来了他的女朋友,欢迎他们……」
电视前面本来已经从沙发上站起身要走开的蓝色风衣听到女朋友三个字的时候突然颤抖了一下转过身来,又面向了电视。


里面出现的是一个五官端正又有气质的年轻男子和一个看上去略显青涩的女孩,前者是一名科学家,后者则是皮尔特沃夫大学...

蛋凯 3

“在做什么,凯尔萨斯?”面前的恶魔猎手几乎要高他一头,平淡中透出强硬的口吻问出的一句很寻常的话竟然让逐日者王子对伊利丹产生了一些敌意。
“没什么。”凯尔萨斯移开视线,不去看对方眼罩下的那两团火焰。
“想家?”冷冷的两个字像把利刃插进凯尔萨斯的心脏,诅咒视界之下射来的视线让他感觉自己脑袋边上的魔珠都快被不安全感碾碎。
“并没有。”不作多余的解释和停留,还不等伊利丹再说些什么,凯尔萨斯就快步离开,去了伊利达雷议会所在的地方。

“呵…”血精灵并没有听见背后恶魔猎手的那声浅笑。

与伊利丹联手将玛瑟里顿消灭已经是很长一段时间之前的事情了,有一阵子没接到指示的凯尔萨斯皱着眉头握着魔能水晶的碎片。他有些忧心忡忡地看着...

蛋凯2

凯尔萨斯彳亍在一片茫茫的荒野上,身边是缓缓振翅的奥,一人一凤身后是形容枯槁的血精灵们,那是他的子民。
“王子大人,我们这是……去哪?”一句疑问让逐日者最后的继承人停下了脚步,外域那凶猛无情的狂风撕扯着他金色的长发和猩红的法袍。奥见主人停下脚步,便降到地面附近歪头看着他。
问这句话的是帕萨雷恩,凯尔萨斯的得力助手之一。
“还要……走很久么?”魔瘾深重的战士塞林.火心似乎有些体力透支,扶着额头低声喃喃了一句。
“是啊,凯尔萨斯大人,我们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呢?”萨古纳尔男爵的魔瘾并不是特别重,这时他在精神和身体状态方面的优势就一显无遗。
“……我……”回过头发现面前是如此令人寒心的景象,凯尔萨斯说不出话。他...

蛋凯 1

阴冷的牢房里,凯尔萨斯双眼空洞地看着门外的守卫。他觉得自己这一生不会遇到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

——因为我马上就要死了。

命运总是喜欢开玩笑,当在不见天日的牢房里心灰意冷地等死的精灵王子蜷着身子靠在角落里,自嘲般想像自己死法的时候,面前的铁栅门咔哒一声开了。
“为了奎尔萨拉斯……我准备好了。”头也不抬,逐日者最后的血脉站起身伸出了双手,示意来人将自己带去刑场。

但愿人民们没有了逐日者依然能……坚强下去。
再见了,我的子民。
……还有奥。

“尊敬的凯尔萨斯.逐日者王子,我很荣幸能闯入这里将您救出。”他的耳边响起一个尖利的女声,即使严肃的语气也似乎在咯咯地阴笑。
天大的玩笑。
好容易听懂了对方的话、震惊之中抬起头的凯...

蛋凯 0


“我的面前是一条死路。但是,你们不必和我一同面对。”
这是塞林.火心听到凯尔萨斯王子的最后一句话。
也是他数百年的一生中唯一一句让他流泪的话。
他看着凯尔萨斯孱弱的背影,看着王子那赤裸的、已经发黑的肌肤,咬紧嘴唇伸手握住了身边的魔能水晶。

已经到了这一天,怎么能在最后让王子去背负一切呢?
他要站在这里,为凯尔萨斯.逐日者抵挡正义,直到耗尽所有力气。
因此他需要魔能来支撑已经虚弱且不坚定的自己。

凯尔萨斯忠诚的辛多雷战士塞林.火心瞬间被那魔力吞噬。在魔能水晶带来的强大满足感下,奥术洪流也不再能缓解神经的麻痹,他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贪婪地服从了血精灵一族深入骨髓的原始欲望。

凯尔萨斯.逐日者恍惚间倒在了学者高地的...

【嘉文四世x赵信】长枪依在

背德

弃义

违人伦

应受天诛


然若能免你一死

我甘心替你承受一切

不求感激

但愿你铭记于灵魂深处

我爱你


「信。」嘉文四世站在营帐外的悬崖边,凝视着远方夕阳余晖下被映成血色的德玛西亚城。蜿蜒不息的川流之上,飞过无数祖安的飞行器。城邦上空如暴雨般倾泻着祖安产的剧毒弹。金色的德玛西亚步兵铠甲就算再怎么反射着耀眼的光辉,它主人凝重的神情也让整个人黯淡了下去。

「有何吩咐,陛下。」德邦总管手握着那柄取过无数首级的长枪站在嘉文四世身后。闻言向前上了一步的赵信躬身等候下文。

「结束了。」嘉文四世略微皱眉,摘下了伴随他南征北战的那顶光盾战盔。象征着德玛西亚皇族荣耀的头盔被丢在地...

© 戦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