戦車

别人说我是傻逼 肯定有他们的道理

蛋凯 3

“在做什么,凯尔萨斯?”面前的恶魔猎手几乎要高他一头,平淡中透出强硬的口吻问出的一句很寻常的话竟然让逐日者王子对伊利丹产生了一些敌意。
“没什么。”凯尔萨斯移开视线,不去看对方眼罩下的那两团火焰。
“想家?”冷冷的两个字像把利刃插进凯尔萨斯的心脏,诅咒视界之下射来的视线让他感觉自己脑袋边上的魔珠都快被不安全感碾碎。
“并没有。”不作多余的解释和停留,还不等伊利丹再说些什么,凯尔萨斯就快步离开,去了伊利达雷议会所在的地方。

“呵…”血精灵并没有听见背后恶魔猎手的那声浅笑。


与伊利丹联手将玛瑟里顿消灭已经是很长一段时间之前的事情了,有一阵子没接到指示的凯尔萨斯皱着眉头握着魔能水晶的碎片。他有些忧心忡忡地看着塞林.火心和卡波妮亚贪婪地吸食着那充满邪恶杂质的魔力。
相比之下这两个人看上去要理智得多:萨拉德雷和罗曼斯小心翼翼地从燃烧着恶魔力量的水晶中萃取了一丝丝绿色的法力,然后将它努力提纯后吸收。
不能这样。
凯尔萨斯掐掉了刚抽了一半的血蓟烟,转身快步走向皱眉蹲在一边看着这幅光景的帕萨雷恩。

然而解决办法不是想就会有的,现在的凯尔萨斯只得看着精灵们高贵的血液一天天如此往复地被魔能污染。

血精灵之王站在神殿之颠,抬起头看向那些似乎远在异次元的星球,身边是他的恶魔猎手主子。


他感到一阵风自古尔丹之手吹来。
很冷。

凯尔萨斯突然想起他幼年的时候,尚还在世的父亲牵着自己的手,将自己带到达斯雷玛的神龛。

“他是我们逐日者的开始,凯尔萨斯。”阿纳斯塔里安.逐日者的语气平静得不带一丝涟漪。
“爸爸,”凯尔萨斯扯了扯父亲的衣角,“他是一个强大的法师吗?”
“是的。”阿纳斯塔里安蹲下来将凯尔萨斯的一缕金发别到耳后,“凯尔,我……”

“凯尔。”
共事多日的恶魔猎手的声音对凯尔萨斯来说再熟悉不过,但王子沉浸于回忆并没有注意伊利丹叫他什么。

“小虫子们快要追过来了。”伊利丹注视着地平线的尽头低声喃道。

评论
热度(7)

© 戦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