戦車

别人说我是傻逼 肯定有他们的道理

蛋凯2

凯尔萨斯彳亍在一片茫茫的荒野上,身边是缓缓振翅的奥,一人一凤身后是形容枯槁的血精灵们,那是他的子民。
“王子大人,我们这是……去哪?”一句疑问让逐日者最后的继承人停下了脚步,外域那凶猛无情的狂风撕扯着他金色的长发和猩红的法袍。奥见主人停下脚步,便降到地面附近歪头看着他。
问这句话的是帕萨雷恩,凯尔萨斯的得力助手之一。
“还要……走很久么?”魔瘾深重的战士塞林.火心似乎有些体力透支,扶着额头低声喃喃了一句。
“是啊,凯尔萨斯大人,我们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呢?”萨古纳尔男爵的魔瘾并不是特别重,这时他在精神和身体状态方面的优势就一显无遗。
“……我……”回过头发现面前是如此令人寒心的景象,凯尔萨斯说不出话。他咬住嘴唇,看着那些虚弱的精灵们。

我不能敷衍他们,但是我…

“别吵吵嚷嚷的,不需要知道还有多久,只要跟着王子大人走就是了!凯尔萨斯王子一定会带领我们重返荣耀!”罗曼斯的一声怒喝让开始七嘴八舌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凯尔萨斯安心似的长出一口气。看着面色同样有些凝重的大法师,血精灵年轻的王子努力挤出一个不那么生硬的微笑来感谢对方救场。

突然一声清脆的鸟鸣划破天际。
凤凰之神腾空而起,在空中快速地盘旋,不死鸟火红的身影随着天色渐晚而缓缓变暗,直到……

“Kael'thas。”用标准的萨拉斯语的语调念出了自己的名字,空中直降而下的不是凯尔萨斯心爱的奥,而是那将他和族人引到陌生世界的恶魔猎手。
“Illidan……?”恶魔猎手阴翳的双眼并没有蒙上萨格拉斯的诅咒视界,里面似乎流淌着虚空源质而非燃烧着绿火,这让血精灵感到一阵恐惧。
“Al'ar?!你在哪?!”四下寻找的时候凯尔萨斯突然注意到自己的身后不再有族人跟随,而是茫茫的一片旷野。

再回头去伊利丹也已经不见,恶魔猎手拍打翅膀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抬起头,血精灵之王看见那双巨大的恶魔之翼遮天蔽日,隔绝了晚空中的夕阳。

惊醒的凯尔萨斯发现自己正睡在欢愉之园的一张床上,身边没有一个人。

——还好是梦。

应该是清晨,外域天空中复数个太阳放出的光洒在天台上,凯尔萨斯眯起眼睛迎着刺眼的光望向天空。
视野的一角,梦中呼唤他名字的暗夜精灵正缓缓走向凯尔萨斯。

即使不知道接下来的路会是如何,即使对正向自己走来的伊利丹仍有戒心和恐惧,凯尔萨斯还是张开双臂试着去拥抱那几缕阳光。

耀眼的逐日者王子在阳光中轻声念着那句他无比熟悉并拼上性命去守护的誓言——
“Selama ashal'anore.”

评论
热度(8)

© 戦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