戦車

别人说我是傻逼 肯定有他们的道理

【盖伦x卡特琳娜】彼岸莲华(短篇未完成,微嘉信)

楔子


被尊称为德玛西亚之力的盖伦以前从来没想过,瓦洛兰大陆上会有比自己转得还快还凶的人,更没想过那会是个女人。

当然也没想到那女人还来自德玛西亚的敌对城邦,诺克萨斯。

 

「名字。」旋转着的女人丢出的一记精准而优雅的飞刀穿过战场上混着硝烟味的血雾划破盖伦脸颊的时候,他听到身后传来一个阴沉又性感的女声。那穿着诺克萨斯高阶军官夹克的女人不知何时到了他背后不远处。
「盖、」
「盖伦就是你啊。」还没说完,女人就接出了他的名字。
转过头的男人愣愣地看着地上一个士兵的尸体,那女人已经不知所踪。


「卡特琳娜·杜·克卡奥?」
「嗯。」坐在王城天台上的赵信抬手将一缕头发别到耳朵后面,望向了天边的夕阳,「听描述,就是她没错了。」
「卡特琳娜?不祥之刃?诺克萨斯的那个刀锋女王!?她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呢?」盖伦不解地问赵信,同时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那道伤口不算特别深但难以愈合,让人不禁怀疑那些来自与祖安缔盟的诺克萨斯的飞刀上是不是涂了些奇怪的东西。
「是你太有名了,傻小子。」赵信笑了出声。


「信,回来嘛〜」然而当屋子里传出嘉文四世故作娇嗔的声音时赵信的脸都绿了。
「信哥,这是……」盖伦回头去望向自己背后,传出声音的那个方向,正好是嘉文四世皇子的寝宫。
「唔……」赵信铁青着脸一时语塞。
「来嘛〜不要再勾搭盖伦了〜本皇子都脱好衣服了〜」
「那个……对不起……我先回去了……」确信了自己刚才的想法的盖伦整个脸现在像刚拆包的打印纸一样白,他窘迫地微笑了一下之后直接砰的一声从二人所在的还蛮高的天台上跳了下去。


「拜托!!一定不要说出去啊!!就当没听——呜!?不?!」
身后传来赵信那非常突兀地被打断的呼喊。
究竟是被什么打断的呢?飞奔而逃的盖伦把头摇得像是嗑了药一样以让自己摆脱那可怕的直觉。




1


「不祥之刃卡特琳娜。」
自我介绍只有简短的一句,连大厅的四壁都完整地将她的话语重复了好几遍。在场的英雄们在红发女子面无表情地鞠躬之后才知道这个身着诺克萨斯风夹克的红发女子说完了,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始稀稀拉拉的鼓掌。


真是个怪人。盖伦想。她的审判日志会是什么样的呢。


「是你啊。」卡特琳娜路过盖伦身边的时候瞥了他一眼,「每次都伤不到我一根头发的笨蛋。」
盖伦收到这个点对点嘲讽的时候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她还记得自己。


每次二人相遇的时候,彼此都在像跳舞一样旋转,疯狂地,不要命地。飞刀和大剑的狂舞让周围十米之内没有人能活下来。
但是这样惨烈的死亡莲华——在每次撤兵的时候,大家都发现——只能让盖伦受点轻伤,就像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飞刀结界故意为他开了个口一样,只要有刀锋女王登场的每一战,盖伦受的伤永远是最轻的——不论与其他时候的自己比,还是与其他人比。在那些战役中盖伦永远受了不深不浅的划伤,每次还都是脸。

「哦?是那个女人嫉妒盖伦大人的皮肤了吧?」
「我倒觉得盖伦大人喜欢那个女人哦,每次都放她跑了。」
「切,这么说来她不也一样?」
「有道理啊。」


流言传开之后盖伦也没有放在耳中,偶尔部队中下属在他背后的窃窃私语他也没有放在眼里——毕竟英勇灭敌还救过嘉文四世,德玛西亚之力伟大的功臣形象不会轻易被这种程度的流言蜚语动摇。随后,在战争学院影响下的和平年代降临、盖伦终于有时间处理自己的事情之时,她,那个来自诺克萨斯的、旋转着的女人,就随着战争消失在了他的世界里。


「啧,还真是傻大个。」卡特琳娜走出去五米也没见盖伦有反应,就回过头轻蔑地低声说了一句,甩了那一头彼岸花一样华丽的红发又继续前进。
不知道是还没回过神来还是应了刚才卡特琳娜的那句话,盖伦竟然小声嘀咕了一句「彼此彼此」。
然后一把飞刀就哐的一声深深插在了盖伦身后五米的柱子里。
盖伦看着消失在走廊中的女子,无奈地笑着摸了摸自己突然觉得火辣辣地疼的脸,然后呆呆地着一如那个年代的、满手自己的血。

 

 

 

 

 

 

 

2

当英雄联盟的战斗正式开始之后,瓦洛兰大陆活跃的越来越多的强者被吸引到了战争学院——一个绝无仅有的证明自己的实力并且可能受到异次元的召唤师青睐和欣赏的舞台,换做谁都会想上得不得了。但盖伦却对那些“自私的家伙”嗤之以鼻。在盖伦看来,召唤师峡谷是一个证明德玛西亚实力的战场,既然自己作为无畏先锋的领袖,就是为了德玛西亚而战。

不过在他奉嘉文三世之命登上战争学院门前那长长的阶梯时,真的没有预料到在这里会碰到卡特琳娜,诺克萨斯阵营里他第一个但不是唯一一个视作对手的人。

 

 

「听着盖伦,等一下那个可怜虫出现了,我们就一起冲锋。」赵信将手中的长枪翻了个花,眼睛却死死地盯着毫无防备地接近的、名为艾希的弗雷尔卓德女弓箭手。

虽然曾经有过一同浴血奋战的经历,但和嘉文四世还有赵信一起藏匿于一个不大不小的草丛紧张又像悠闲地埋伏一个以前并不是敌人的敌人,对盖伦来说着实是新奇的体验。

「啊哈,信,无畏冲锋的时候,可不要撞到她的胸部哦?」嘉文四世在赵信和盖伦面前确实是毫无架子的——就连平日的习惯性自负和给外人看的那股傲气都不知不觉收了起来。

「安心,我超有数的。对了,明天是休息吧?那谁死了晚上谁请客。」年龄已经老大不小的赵信冲着嘉文四世微笑的时候总是那么阳光那么安详,不管是战场上还是私下里,他的每个笑容都给盖伦一种可以为嘉文四世背叛整个世界的感觉。

 

可不能再结合几年前那件事情想了!——盖伦赶快敲了敲脑袋阻止了自己过快的脑补。

 

「为我指路。」身形娇小的女弓箭手在走进他们三人可攻击的范围之前停了下来,一只鹰灵从紧绷的弓弦上飞出,掠过了三人藏身的草丛。

 

「果然。」

「呜呜呜……嘶……呜呜……」

还不待三人明白过来,一只绿色绷带缠身的约德尔人就抱住了赵信,然后那绷带突然变长,画出了一个巨大的金色法阵,将德玛西亚的三人牢牢禁锢在原地。

「什么!你!你抱我的赵信!」嘉文四世的语气听上去像是想一矛捅死那个小家伙,奈何动弹不得。随后一个盖伦有些熟悉的身影就闪进了三人中间,刀锋狂乱地旋转起来的一瞬间,胜负已分。

「傻大个,跟你在一起的人也都这么傻么?」卡特琳娜收起刀,看着三具躺在地上的『尸体』,差点狂笑起来,「你真觉得艾希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盖伦不爽地听着,但也只能听着——因为他『死了』。虽然这次偷袭失败和召唤师的水平脱不开干系,但被嘲笑,尤其是被卡特琳娜嘲笑,令他十分不忿。不过终归是在召唤师峡谷里,盖伦他们本人并不会真的死掉。

然后卡特琳娜一只脚踩在盖伦的背上开始读那个将英雄传送回召唤节点的法术。

——切,这个讨厌的女人。

 

 

「小伦伦,你艳福不浅啊?」因为三个人都死了,所以这顿不在战争学院餐厅吃的晚饭当然是皇子请客,毕竟国王的儿子的财力不容小觑。席间嘉文四世借了点酒劲就搂住了赵信的腰边在总管脸上蹭来蹭去边调侃了一句盖伦。

看着面前这断背山麓菊盛开的情形看得头皮发紧的盖伦差点连反问都忘了,半天才想起回应一句「此话怎讲」。

「当然是那个卡特琳娜啊,你看她只理你不理我们。」嘉文四世啪地将刚刚喝干的酒瓶砸到了桌子上,「她还踩着你的后背回城呢,小伦伦奇怪的地方没硬么?」

「殿下,您喝醉了……」赵信倒是有点紧张地想制止皇子那双已经开始在他衣服里面游走的手,想着起码在别人面前要留点尊严。

盖伦被一幕一幕的冲击性场面打得根本无暇去想嘉文四世对自己的捉弄,也没有功夫去理会什么卡特琳娜,现在他只有脑袋里塞满『好可怕』的份。


评论(1)
热度(14)

© 戦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