戦車

别人说我是傻逼 肯定有他们的道理

【杰斯x维克托】形态决定功能

「杰斯先生所设计的奥能转换器夺得了本次皮尔特沃夫……」
祖安一个几乎废弃的城镇里,一个男人,不,或者说一个几乎是机器人的男人,正在自己虽然房屋残旧设备却比祖安科技魔法大学实验室还先进的私人实验室里,用那双旁人在其中看不出任何东西的「眼睛」对着面前的电视。


那是皮尔特沃夫的年度最佳系列之一,设计奖的颁奖仪式的直播。


「……这次人气很高的杰斯先生还带来了他的女朋友,欢迎他们……」
电视前面本来已经从沙发上站起身要走开的蓝色风衣听到女朋友三个字的时候突然颤抖了一下转过身来,又面向了电视。


里面出现的是一个五官端正又有气质的年轻男子和一个看上去略显青涩的女孩,前者是一名科学家,后者则是皮尔特沃夫大学的博士。
「很荣幸能站到这个……她给了我莫大的帮助和支持……感谢我的女朋友莉莎,没有她就……」
被称为杰斯的男人在讲话的时候,身边的那个女博士只是很羞涩地微笑着。


祖安那台电视前面穿着蓝色风衣的男人在看到两人领奖之后走下台,然后像是蒸汽机器人的润滑油不够了似的,一步一顿地走过去关掉了电视。
「……莉莎?」他吐出这样一个问句。


颁奖仪式大约过了半个月。
中午,杰斯在自己的实验室的里屋修理一台喷射加速器,他的女朋友莉莎正在另一间屋子里检查仪器和设备时,实验室的门开了。
虽然每个屋子里都有随时显示实验室状态的监控显示屏,但是这于是私人实验室,安保工作并没有皮城大学实验室那么到位。
简单来说就是没有安保。
所以当专注于修理工作并没有看监控显示器的杰斯听见莉莎的惨叫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当他扔下手头的螺丝刀和电笔赶到声源地时,他看到的是已经被射线切成两半的女朋友、自己被摧毁了好几件的以前的发明和拿着半个月前自己获奖的那张奥能转换器设计原图的陌生人。
确切地说那不是人,因为他的脸被金属面具覆盖着,背后伸出了一只机械臂。仔细看看的话会发现能见到的地方,他的身体基本都是机械。


「……你……是谁……为什么……」
咽了咽口水才好不容易挤出这样一句话。语句里透着惊恐的杰斯并不敢对这个拿着一把顶端冒着红光的海克斯内核的陌生人做什么,他只能把手探向自己拦腰被切断的女友的鼻翼,不出所料,没有呼吸。


「是这个婊子帮你完成的啊……」


蓝色风衣的男人只留下了这一句,就转身走了。
脚步声是金属和地面接触的声音。
杰斯没有武器并不敢去追。他知道追的话一定会像莉莎一样。
但是在凯特琳和蔚赶来之后,他突然觉得那个入侵者的声音非常熟悉。
看着作为警察的两个女生面对着自己已经是前女友的尸体露出想吐的表情,杰斯却满脑子都是那个似曾相识的声音。


「是这个婊子帮你完成的啊……」


他用尽全力搜索自己的记忆,终于在蔚和凯特琳已经结束照相取证的时候想起了那个声音的主人。

「形态决定功能。」
「你可以试试设计一个……」
「就当我也醉了吧……」

杰斯突然变得相当冷静。
这是什么意思?寻仇?是在恨我吗?
不过,那副样子是怎么回事……
不觉中他干笑一声,身边的蔚投来奇怪的目光。

 

 

 

尊敬的杰斯先生:

我们对您的私人实验室蒙受的损失深感遗憾,但警方经过初步调查并没有发现人入侵您的实验室的迹象,我们初步认定这是一场实验事故,或许您当时被事故放出的射线吓到了而产生了幻觉,但我们将继续调查。
由于您是我们国家重要的科研工作者,我们政府和皮尔特沃夫大学将为您无偿提供一些资金来弥补损失,并协助您完成实验室的修复工作。

至于您请求的对祖安的回击,皮尔特沃夫政府不会支持任何带有侵略性的行为,更何况我们不能确定此事为祖安方面所为,目前也没有组织声明为此事负责。


资金大约两天后会汇到贵实验室的公共账户内,请您安心进行实验室的修复工作和后续的实验,如有需要人手或额外援助,请您再来信。


皮尔特沃夫科学省
皮尔特沃夫大学
皮尔特沃夫警署
皮尔特沃夫政府财政管理处
敬上

「…………要我自己来解决了吗?」杰斯读完信长叹了一口气。


「这东西做出来的话说不定能成为强力武器的核心部件呢……」


正因为他想起了入侵者的那句话,所以他更加肯定那个人会用那张设计图来制作武器。
目的?
他只是想报复社会罢了……
杰斯再了解这个人不过了。他清楚得很,那个人不是因为自己设计不出奥能转换器而来入侵实验室窃取设计图,而是他不知为什么想先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因为那个奥能转换器,虽然最开始是杰斯提出的初步设想,但极大程度地完善这一构思的人,就是那个杀死杰斯女朋友并掳走设计图的入侵者。

 

「维克托……」杰斯站在工作台前默念着一个名字,灯光打在他的脸上,显得有些苍白。

八年前的一个夏日午后,皮尔特沃夫大学迎来了几位祖安科技魔法大学的学生。
——抛开两国关系不谈,这两所学校每年还是会进行一次以6个月的短期交换生为形式的学术交流。

「欢迎,祖安的朋友。」
第一机械实验室门口站着的是一个头上扣着凌乱黑色短发、穿着蓝色风衣的青年。
从仪器堆里站起来的五官端正、有着绅士气质的青年对来人表示了欢迎。
「我叫杰斯,这个实验室目前的二把手。」年轻的杰斯走向了门口除了随身工具箱以外仅仅拿着一小包行李的青年,也不管面前的人还没有说一句话就自顾自地介绍起来,「这个实验室主要就是机械方面的研究,一把手不常来,因为他是约德尔科学和发展学院的院长,虽然叫黑默丁格,不过我们都叫他大头……」
「杰斯,你刚才说什么?」
蓝风衣青年背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头大得离谱的约德尔人,似乎把那个祖安来的家伙吓了一跳,「我叫黑默丁格,这没有任何问题,但后面那句是怎么回事?」
「啊……黑默丁格教授,你今天怎么突然来了?」杰斯急忙转移话题。
「早就知道今天祖安会来一些优秀的人才,我来见见怎么了?」穿着白大褂的发明家黑默丁格面带愠色地看了一眼尴尬微笑的杰斯,转过头去对蓝色风衣的青年打了个招呼。
「欢迎,祖安的优秀科学家,你的名字是?」

不知是寡言少语还是初来皮尔特沃夫感到陌生,蓝风衣下略瘦的青年迟疑了一下才开口。
「维克托。」
——祖安科技魔法大学海克斯魔法机械专业博士,维克托。

 

 

「维克托,今天起你就是第一机械实验室的一员了,祝你工作愉快,不过不会轻松。」约德尔人笑了笑,友好地向比自己高好几倍的维克托伸出手。
后者则是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蹲下来握住了那只小到拙计的手。
「杰斯,你给他安排个地方住,我那边还有事要忙,先走了。」
然后约德尔人转过身一摇一摆地走远了,留下蹲在原地呆呆目送那个背影的祖安人。
「如何如何,很大吧?」黑默丁格刚从视线里消失,杰斯就灿烂地笑着拍了拍维克托的肩膀,「他的头。」
「呃……」面前英俊的青年那个灿烂的笑容和洁白的牙齿让维克托有点目眩。从地上站起来之后想了想虽然很赞同杰斯的说法,不过刚见第一面就对教授的外号表示认同也未免太过失礼,维克托便笑了笑转移了话题。
「我应该住哪?」他挠了挠自己凌乱的头发。
「既然你跟我在一个实验室,那就住我家好了,自己一个人在皮城这个科技发达却没什么人情味的地方会很不舒服的……」杰斯爽快地接过了维克托的问题。
「……人情味……?」维克托听了这个词后苦笑,「祖安大概只有味……吧……」
「噗..想不到你长了一脸死在实验室里的宅男样却还挺有幽默感嘛?」杰斯听了那句话差点笑喷出来。
「这并不好笑吧……」祖安的年轻人隐约感到面前的这个阳光的科学家,自己有点应付不来。


那年在皮尔特沃夫的六个月,维克托住到了杰斯的家里。


看上去只是个博士生的杰斯家里出乎人意料地富裕,不仅住着别墅,还有私人实验室。
两人在工作之余会聊些各自的过去,给对方讲述自己国家发生的故事,谈谈自己的梦想什么的。
维克托说自己回国后会着手研发一套知觉系统,为智能机器人提供自主活动、思考和学习能力,他想探索「意识」的奥秘,并突破科学在这方面的局限。
杰斯则是构思了一个奥能转换器,但是并不完善,仅仅只有初步设想。

「这东西做出来的话说不定能成为强力武器的核心部件呢……」那天中午吃着便当的维克托听了杰斯的想法,嘴里塞满了米饭略显震惊地说道,「但是可行!有设计初稿嘛?马上拿来,我有点想法!」
维克托看见那张图纸就双眼一反常态地放出光来,果断丢下吃了一半的便当之后就在杰斯那张简单到不行的草稿上拿着尺规和铅笔疯狂地画了大概有两个小时,杰斯接过来的时候差点吓傻。
维克托不仅完善了自己设计的机器本身形态方面的不足,还将核心系统大加修改,变为了一种更可行的方案。

天才……
这家伙是天才……
杰斯那一刻发自内心地对面前这个虽然一脸死相却挺俊朗的科学家感到敬佩。
「下面就得以后你再完成了……」维克托恢复了吃饭时那双死鱼眼,「我目前只能想到这……这东西不是那么好做的,但是绝对可行!」
两人对视一笑。
被「可行」鼓舞了两遍的杰斯决定一定要把这个设计完成。
「啊,便当冷掉了。」
杰斯从图纸里抬起头来,看到的是对着两小时前吃了一半的便当一脸懊恼的维克托。

「这东西你要做成可变形的?!」十一月的一天黑默丁格惊讶地看着维克托对自己给他布置的课题,多功能科技载具上交的设计图,「只是要个载具啊,具有人工智能并且能变成动物形态看守房子的载具这虽然不是做不出来,但是你想过它的推广可行性么……」
「不是要多功能嘛?」维克托对黑默丁格的质疑并不放在心上,「形态决定功能……能改变形态的话就多了一条生路,可以把它当守卫去卖……」
杰斯在一旁听着。

形态决定功能……
维克托常挂在嘴边的这句话,后来成了他的名言,也给了杰斯一定程度的启发。

 

 

皮尔特沃夫的冬天并不温暖。
开着海克斯室内调温装置的第一机械实验室里,杰斯玩命似的疯狂挥舞着手里的小型电焊。
「呼……」仅仅用了半小时就完成了小型输能管的全部焊接只因为墨镜戴的难受。杰斯摘下墨镜后像虎口脱险似的长出了一口气,「活过来了……」

「维克托,」杰斯从一堆零件里面爬出来对着同一间屋子里的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背影提议,「晚上一起去吃点好的吧?」
忙着测试刚做好不久的外置魔法增幅装置的耐压耐冲击和耐高温程度的维克托没理会身后一脸期待地等着回应的杰斯,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操纵杆和一大排旋钮上面的显示屏。
「喂,死宅。」杰斯被晾得十分不满,索性把头挡在了维克托和显示屏中间,「说话啊。」
维克托看着突然出现的一张英俊潇洒的大脸,差点一下把操纵杆掰弯。
「忙着呢!而且没钱!」被中途打断工作的科学家是非常可怕的,尤其是那种看上去人畜无害一天到晚一脸死相的「宅型科学家」,而维克托恰好就是这种。杰斯在看到对方的额头随着怒吼暴起青筋之后知趣地走到了一边。


「我请你,一起去吧?」在确认维克托已经调整完测试条件并扳下操纵杆之后,杰斯才敢打岔。
「勉为其难答应好了。不过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维克托转过头来看向杰斯。
「……今晚是平安夜啊……」杰斯指了指墙上的机械日历。
「平安夜……?」那是从来没听过这个词的人才回出现的反应。
「…………死宅都来自异世界?」杰斯觉得如果是漫画,自己脸上应该已经出现黑线了。
「说人话。」维克托白了一眼杰斯。
「你不是一直死在实验室里完全不顾别的事情吧!」杰斯终于忍不住吐槽面前这个祖安的外星人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维克托像是做错题被老师训斥的学生一样尴尬地挠了挠头发。
「…………」
这时,杰斯,突然有种,想揍面前这个家伙一顿的冲动。

大战两家餐厅三家酒馆的两人满身酒气地回到杰斯的别墅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从来没有过社交活动的维克托几乎累扁,刚被杰斯扶进屋就一头栽在了那张他住了五个月的大床上一动不动。
「累傻了……」杰斯也懒得挪地方,就直接躺到了维克托的旁边。
「你下个月就回国了吧……?」杰斯盯着天花板说。
「戏..」那个把头埋在枕头里不想动一下像是死了一样的科学家在枕头的怀抱里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席间过的仍坏……」
时间过得真快。
杰斯有点佩服自己听懂了。
就在维克托马上要开口说「困死睡了」的时候,杰斯的声音和着灼热的呼吸溜进了他的耳朵。
「你会想我吗?」
听了这句突如其来的话大脑空白、身体一阵震颤的维克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俯在他身上的杰斯用有力的手强行翻了个身,面前是杰斯那张在窗口照进来的月光下略显魅惑的英俊的脸。
他的心猛颤了一下。
维克托本能地想推开面前的男人,双手却被轻而易举地压过头顶动弹不得。
他看着杰斯俯下来,却什么也没法想。
嘴唇轻轻的触碰让维克托惊恐地回过神来,然而在杰斯的舌头侵入了他的口中肆虐的时候,他沦陷了。
不再有反抗的念头,而是双腿不自觉地往男人的身上缠,维克托颤抖着肩膀努力回应杰斯疯狂的吻。
「对不起……」终于睁开不知什么时候闭上的眼睛时,维克托却看到杰斯像做错事得孩子一样别过头去,「我一定是喝太多了……竟然对你做了这么过分的事……」
……
…………
听了这句话的维克托看着面前刚刚强吻过自己的男人,心情复杂。

「忘……」沉默了一会,杰斯开口了。
「就当我也醉了吧……」忘了它吧四个字只说出一个,杰斯就被身下的人打断了。
「维克托……?」杰斯有点惊讶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你……」
「会的……」
伴随着一句回答一样的话,维克托颤抖着伸出刚重获自由的双手,解开了杰斯腰间的皮带,「我会的……」
杰斯知道维克托说的是什么,他明白了自己并不是唯一变得奇怪的人,他们已经被对方深深吸引了,只是之前并没有注意到。

注意到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病入膏肓。

「呜……」在被杰斯脱光衣服亲吻全身的时候,维克托颤抖着蜷起了双腿。
「把腿张开..」杰斯伸出手去摸了摸维克托的分身,然后将另只手的中指滑进了对方的后庭。
「为……为什么……」带着些许惶恐和羞涩,祖安的科学家已经语无伦次。
「形态决定功能……」杰斯微笑着重复了一句经常被维克托挂在嘴边的话,「所以说你现在的功能……」
「我……我……」
杰斯看着维克托的脸涨得通红肩膀抖得不行,然后亲吻他的嘴唇,轻咬他胸前的突起,在他身上每一个地方留下机械性紫斑。
「要进去了,维克托……」杰斯用维克托刚刚射出的白浊润了一下自己的坚挺,然后看着身下那个红着脸点头的男人,慢慢地向他深处进入。
「……啊……啊啊啊……疼……啊……杰斯……好……痛…啊.……」维克托发出的不是娇喘,而是因疼痛而扭曲的呻吟。
「……果然还是……」脸色惨白的维克托让杰斯心头一紧,他停下想要退出来,他不想看到他痛苦的样子。
「……没……关系……」那人却咬着牙说出这样一句,「继……续……杰斯……」

「我已经……已经…………」最后,轻声念着那个无比重要的名字,杰斯将自己灼热的液体灌进了男人的身体深处,「……我的维克托……」

 

 

在那之后是一个月短暂又美好的日常。
日,常。
学术交流和交流,做实验和做,两个青年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一起在皮尔特沃夫度过。

在那之后等待着杰斯的是无上名望和万人景仰,而等待维克托的却是截然不同的道路。

「要走了?」杰斯看着实验室门口和来时打扮相同的维克托。
祖安人点了点头。
「我会想你的。」杰斯抱住了面前的青年,紧紧地。
「嗯。」
两人相拥而吻。

「年轻真好……」黑默丁格在不远处叹了口气。


==========================================

- 断章 I -

 

1
「混蛋!那个斯坦里克和我们的布里茨根本半点关系都没有!」
「蒙多医生也真是的!我都开了这个价了,也帮不了我们吗!好歹我和他还是朋友吧!」
「得了吧,布莱恩,咱们在政府一点门路都没有,就算蒙多医生再怎么厉害,斯坦里克只要动点政治手腕也无济于事啊。」
「可恶,可恶,咱们和教授一起拼命的这五年难道都白费了么!!」
「这件事最难过的不是你我吧……」
「啊,劳尔,教授好些..你身上这是……?」
「更糟了。」


2
「啊……哈啊……杰斯……我怎么……才能……不想你…………」
「教授,该……你这是?!」
「杰斯……再深……」
「教授!清醒点,我是劳尔!」
「吻我啊……杰斯……我好想你..」
「振作点啊!喂!」
「啊……啊啊…………已经……」
「妈的!教授说的这人到底是谁……托尼!快来按住他!!」

 

3
「废物废物废物没用的废物」
「什么都守护不了」
「布里茨也是杰斯也是」
「你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好了」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教授!快停下!」
「托尼!我他妈不是叫你把锐器都收起..」
「可那只是螺丝刀啊!」
「混蛋,不是已经吃过药了吗?」
「该说动脉没事是万幸吗?」
「这样下去他的身体撑不了多久了吧……」
「教授说只要能到那时就行……」
「杰斯…你在哪啊……」
「……叫杰斯这人究竟是什么样的混蛋!?」


4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为什么在我的写字台前面坐着?」
「说话啊!」
「你在我的图纸上写什么?」
「这一叠纸是什么时候……」
「该死这是我的图纸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啊啊杀了你杀了你混蛋该天杀的入侵者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去死啊不要再写了啊啊啊」

「.……布莱恩,刚才我和托尼出去的时候你他妈在做什么?!」
「我在修……」
「有什么东西比教授更重要吗!?」
「对不起!!」
「劳尔,布莱恩,我没事。」
「既然教授这样说..那就不追究你了……」
「我们收拾一下教授的房间吧。」
「不要管我的房间,继续工作吧,我自己处理就好。」

 

=========================================

- 断章 II -

 

2月14日 1朵蔷薇


「前辈,我喜欢你。」
「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3月14日 一大盒巧克力


「前辈,我喜欢你」

 


4月27日 99朵蔷薇


「前辈,我们在一起好吗?」
「抱歉,艾丽卡,我……」

 


5月21日 999朵蔷薇


「前辈,我还是喜欢你,这是最后一次表白了,请答应我吧……」
「艾丽卡…………」

 


5月5日


「分手吧。」
「前辈难道,喜欢上别人了么……?」
「对不起,艾丽卡。」

 


5月21日 999朵蔷薇


「莉莎,我喜欢你。」
「天啊,我是在做梦吗?」

 


 7月30日


「杰斯?」
「艾丽卡?」
「现在和你在一起的是最开始你说的那个人吗?」
「最开始?」
「你第一次拒绝我的时候说的那个你喜欢的人,是她吗?」
「……啊?……啊……」
「你怎么了,杰斯?杰斯?」
「啊……」
「杰斯?」
对不起……维克托……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


 

「莉莎,给我一张空白的图纸。」杰斯在丢掉了好几张画了半天又觉得不行的图纸之后探出头向门外喊道,然出口之后才想起她已经不在,而自己正是在为『讨伐』杀死莉莎的旧交维克托所要用的武器画设计图。
「为什么,维克托……」莉莎在面前死去的时候没流一滴眼泪的杰斯现在眼角却有点湿润,「就算想拿那张图纸,为什么要杀掉她呢……」
其实杰斯那时坐在工作台前不想承认的是,自己不知为何很想见维克托,迫不及待。


「等下……有点子了。」


四个月后。
「是你说过形态决定功能的……」祖安一座别墅一样的私人实验室外,杰斯看着手里的锤子苦笑了一下,然后锤子变成了炮的形态,「维克托就在里面,墨丘利,我们上吧。」


「请留步,杰斯先生。」当杰斯用电能震荡摧毁了铁制的栅门,走到房子的入口前时,他的身后响起了一个细腻而悦耳的男声,「想必你是来找教授的。」


「教授?」杰斯回过头去对这个代词表示了质疑,他看到一名看上去年龄和自己应该不会差很多、有着一头顺滑黑色长发的男子对着自己彬彬有礼地微笑。
「是的,维克托教授。」男人微微点了点头。
「抱歉……我以为这里只有维克托一个人……」杰斯看着面前礼貌微笑的白大褂,突然觉得自己上来就轰掉了对方大门的行为有些尴尬。
「我们是教授的助手。」杰斯现在背对着的实验室门开了,里面走出另外两个男子,「虽然名字不重要,但是他叫劳尔,我是布莱恩,这小子是托尼。」
「维克托……已经是教授了么?」虽然在情理之中,但杰斯对这个职位还是有点不适应,在他的记忆中,维克托的名字是不需要后缀的。
「确切地说,前教授。」一头顺滑黑发的劳尔回答了杰斯的疑问。
「……」前这个字让杰斯有点不舒服,但现在不是和维克托的助手扯淡的时候,因为维克托的武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完成——那家伙的动手能力比自己强的不是一点半点,这个道理杰斯还是明白的。
「布莱恩先生,请带我去见他。」杰斯对着挡在门口的短发男子友好地说。
显然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三个人的意图。
「那是不可能的,」回答他的是站在他身后的劳尔,「除非你让我们失去行动能力。」


伴随这句话袭来的是一把大号扳手,虽然是科研人员,但是劳尔的速度还是蛮快的,以至于吃了一惊并且毫无准备的杰斯差一点就被击中后脑。


「这是……什么意思?!」没能完全躲过攻击而左肩被扳手重击的杰斯调整了一下站位,看着面前三个拿起工具或者武器、身上散发杀气的白衣助手,握紧了手中的墨丘利之炮。
「虽然以前没见过,但你实在是个混蛋。」布莱恩拿着的是一根细长的钢线,钢线的一端系着一把刀。
「能让教授想成那样的人我一直都想见见呢。」一直没说话的托尼从身后抽出的是一把太刀。


想成……那样?
听了这话的杰斯有些错愕,但劳尔没给他时间让他错愕多久。


「虽然没资格恨你,」劳尔将手中的扳手翻了个花,「但出于我们自己的意志,就算教授在等,我们也会尽全力阻止你的。」
「为什么……?」一对三,就算对方是战斗的门外汉,杰斯也不敢掉以轻心。
「因为这些年里教授的痛苦,你永远都不会懂。」劳尔的话平静没有涟漪,但就像在海渊之上的海面漂浮,杰斯似乎嗅到深渊的气息。

 

 

虽然很难缠,但杰斯最后还是没受什么伤就击昏了那三名助手。
话是这么说,但看那三个人的眼神,杰斯知道如果刚才掉以轻心的话是真的会没命的。


紧握着墨丘利之锤穿越了一间又一间屋子,杰斯终于到了实验室一楼的最深处。
眼前是那个见过一次的人,或者说机械。
「维克托……那东西在哪?」杰斯端详了眼前的蓝色身影,他想起曾经与自己那样亲密的男人。面前人的身上能找到的过去的痕迹只有面具后面凌乱的黑发,非要说的话,还有全身的蓝色调。杰斯突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真没想到你还有闲工夫来见我。」维克托并没有回答杰斯的问题,他手中的海克斯科技核心的顶端静静地流淌着红光。
「…………」杰斯感觉心在变凉,他没以为维克托会乖乖『就范』,但也没想到对方会说这样的话。
「你真的要与世界为敌……?明明还有很多美好……」
「人生赢家。」杰斯刚想开启嘴炮模式,就被维克托噎了回去,「你就算亲眼见到也不会懂我的痛苦。」
「我怎么不懂?心血被剽窃是科学家最痛苦的事啊!」就算身在皮城,杰斯也知道那科学界上层暗地传着的被称为『布里茨事件』的恶性事件,「我当时真的很想去祖安啊!可是偏偏那个时候出岔子,简直就像上天在愚弄我一样……」


那是三年前,维克托和他的助手们终于研究出布里茨这一里程碑一样的成果,却被政治手腕过硬的斯坦里克通过某种渠道『合法』地把这一科学上的巨大突破归到了自己名下。

 

当时很不凑巧地,皮尔特沃夫的国家能源系统出现了严重的故障,不仅杰斯和黑默丁格,几位皮城顶尖的科学家都参与了抢修工作。

 


「老师!我们去趟祖安吧!现在!」作业中听到『布里茨事件』的杰斯差点从五米高的地方直接跳下来,「你很器重维克托的不是吗?我们应该帮他啊!」
「我不能走,」黑默丁格继续检查着线路,「皮城现在对我来说比维克托重要。」
「那我自己去,现在!」杰斯异常的激动。
「亲爱的,不要冲动!」一同工作的女友莉莎的声音在杰斯身后响起,「现在皮城需要我们啊……」
「.……可是维克托也需要帮助啊!」
「但是,你去了又能做什么呢?」莉莎从背后抱住了杰斯,「那已经牵扯到了祖安的政治,你除了安慰那个人之外什么也做不了啊!」
「…………」杰斯犹豫了。
「亲爱的,我们一起继续抢修吧,现在皮城才是最重要的。」
「.……」杰斯看了看手心里的扳手,摇了摇头,「对不起,亲爱的。我刚才太激动了,继续工作吧,我哪也不去。」

可惜沉醉在女友怀中的杰斯并不知道,那时维克托最需要的是什么。


「那,为什么不回我的信?」维克托语气里并没有挖苦,而是纯粹的质问,「是因为女人吧?」
「这……」杰斯的表情僵住了。


「杰斯,你的信哦?祖安?你认识祖安的人吗?」从实验室出来的时候,艾丽卡拿着一只信封对和自己一起走在路上的杰斯说。
祖安科技魔法大学。
杰斯突然非常紧张。
「维…… ?不认识哦。」他撒了谎,「大概是广告或者骚扰信吧?」
「哦……」看着兴趣大减的女朋友,杰斯稍微放心了些。
「嘛,那不要看了,丢掉吧。」艾丽卡顺手把那个信封丢进了路边的可燃垃圾中。


「说中了?」维克托看着杰斯的表情变化,话语里突然多了愤怒,「我第一次给你写信是在我八年前的五月。」
说这个干嘛?杰斯想。
「邮到你那里再迟也是六月。」维克托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给杰斯确认的时间。
「也就是说,你在我走之后不到半年,就找了个女人,杰斯。」

——完全正确。

「不是的,我……」杰斯没法反驳,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平息眼前人的愤怒,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幸福吗?」维克托向着杰斯走过来,背后的机械臂放出耀眼的光,「现在该体会下痛苦了,不是吗?」


「维……」
在地上滚了三圈的杰斯惊恐地看着刚才自己站的地面被割开一个口子,自己如果不躲开的话,左腿铁定被切掉了。
「你就是用这个杀……呜啊?!」陡然增大的重力让杰斯话没说完就瘫在地上,墨丘利之锤重重地掉在一边。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处在一个装置的作用范围内,「这……这是?」
「重力场都不记得了?」维克托走近后用机械手抓住杰斯的头将他提了起来,两倍重力下的杰斯觉得自己要被扯断了,「这东西的设计图可是你看着我画的啊……」


金属的拳头雨点般重重地打在自己身上脸上时,杰斯想的不是如何打败面前这个是维克托又不像维克托的人,而是……


「为什么……你要把自己弄成这样?」
听到这句问话的维克托松开了机械臂,把满脸是血的杰斯摔在地上。


「人类的身体实在是太脆弱了……」透过面具的声音似乎在张狂地冷笑又似乎在遮掩什么,「后悔了吗,杰斯?
「后悔当初丢下我自己幸福?」


他看不到维克托的表情,他也想不到那个曾经在实验室里和自己躲着黑默丁格接吻的维克托说这些话的时候会是什么心情。


「我舍弃了肉身和人类的感情,为了更好的追求科学、更好地复仇……」
「你变了……维克托……」
「是的,我不再因你而困扰了。」机械臂轻轻地搭在了杰斯的肩头。


——随后死亡射线贯穿了惊讶地瞪大眼睛的杰斯的右肩,是穿透伤却连血都没流一滴。


「啊啊啊啊啊啊——!!」


「和那个婊子的惨叫声都一样……」维克托手的动作微微一变,掐住了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杰斯的脖子,不容得后者去想惨叫其实都差不多,「杰斯,你永远都不会明白。
「最无助的那段时间,在身体里安慰我的,不是你而是冰冷的机械。
「可是到后来已经不会再有感觉……忙着和女人上床的你永远都不会明白我那时沦到了什么境地……」


杰斯努力地想呼吸空气,空气却无法进到肺里。


『能让教授想成那样的人我一直都想见见呢。』


他难道一直在想我吗……?

这么多年?

 


「留遗言吧。」维克托放开杰斯的时候,杰斯差一点就失去意识了,大口呼吸了半天才能让双眼看到东西,抬起头后却发现死亡射线的发射口正对着自己的额头。


什么……明明我还什么都没做……


「还是说已经准备好永远和我在一起了?」


……不是说不会因我而困扰了吗……结果还……


「我的杰斯……」


当维克托冰冷的手温柔地覆上杰斯的脸颊、说出这句话时,时隔八年,回忆终于像洪水般吞没了跪在地上的负心汉。


「我会的」


「就当我也醉了吧……」


「继续」

「我的维克托……」


杰斯觉得一切的终结和一切的开端是那么的相似。

 


——他后悔了。

不知是因为死亡就在面前清晰可见,还是因为悔恨,或是因为什么别的缘故,杰斯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


「对不起……」
想要守护未来,却连过去都守护不了。
「对不起……维克托……」


杰斯闭上眼睛吃力地爬起来,抱住了面前没有温度的机械先驱,紧紧地,就像那一晚的最后他们在幽暗的月光下紧紧相拥那样。

 

等等……

我现在还不能死……

还有……要说的话。

 

「……可是你把自己弄成这样……就算永远在一起,我也不知道……要怎样吻你啊……」


是啊,形态决定功能,这是最大的讽刺嘛?

杰斯抱着必死的觉悟吃力地说出这句话后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最后的判决。

 


他等了好久好久,直到他发现自己被那双冷冰冰的手抱住。

 


「白痴杰斯……」
那是维克托颤抖的声音,「为什么我还是这么喜欢你……
「不要说那种话啊……搞不好我会哭的……」


维克托的面具触到了杰斯被打得有些红肿的脸颊。
本来冰冷的金属让杰斯竟然感到了温暖。


他抬头想亲吻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做,只好用嘴唇触碰了一下那金属面具。


杰斯感到怀里的人颤抖了一下。那双机械的手立刻把杰斯推开,维克托有些狼狈地逃走了。

「维克托……别走啊……」
「……我简直是笑话……」

 


杰斯在地上趴了好久才勉强站起来,他想着来时的目的,在整个实验室里找了一圈。


哪都没有,直到他停在最后一扇没进去过的门面前。

门里是深渊的气息。


杰斯捂着右肩轻轻推开了那扇门,走了进去。

当双眼适应了室内昏暗的光线后,杰斯傻在了原地。



那是怎样凌乱的一间实验室。


离门还算近的一张工作台上放着早已完成的奥能转换器和那张图纸,杰斯明白维克托并没有继续制作武器。
实验室的地上墙上是明显已经干涸多年的血渍,一片又一片,干了又流在上面再干,喷溅的和什么东西砸在上面留下的。

……这家伙做过人体试验?!

杰斯走向靠窗较近的写字台,想知道自己的感觉是不是正确的。

当他就着从窗户上被干得可以刮下来的血迹的空隙打进屋内的光线看清那上面看似随意丢着的东西时才发现——

——事实比他的想象可怕。

写字台上是一摞七零八落的图纸,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一只早已腐烂、被从肩膀往下大约10厘米砍掉的人类的右臂丢在那些纸上,手里握着一支钢笔。
那只带着被血染得看不出颜色的衣袖的手臂曾经流出的血在一把歪倒的椅子上干涸了,椅子的旁边丢着一件杰斯无比熟悉的蓝色风衣,没了右边的袖子。
屋内到处丢着药盒。

浑身发冷的杰斯抽了一张图纸出来。
他马上后悔了。

他抱着头痛苦地跪在了地上。
那一叠图纸上像诅咒般密密麻麻的写满了自己的名字。

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杰斯………

在泪水彻底模糊视线的前一瞬间,杰斯终于想起那些丢得满地都是的药盒里药的功效。
那些药在他的常识里属于药品的另一个世界。

文拉法辛
奥氮平

 

然后是,一声刺破雾霾、响彻祖安城上空的哀号。

「维克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Fin

 

 

 

 

 

 

 

 

 

注:
文拉法辛
【适应症】各种类型抑郁症,包括伴有焦虑的抑郁症及广泛性焦虑症。
【不良反应】常见的不良反应为 :胃肠道不适(恶心、口干、厌食、便秘和呕吐)、中枢神经系统异常(眩晕、嗜睡、梦境怪异、失眠和紧张)、视觉异常、打哈欠、出汗和性功能异常(阳痿、射精异常、性欲降低)。偶见不良反应为 :无力、气胀、震颤、激动、腹泻、鼻炎。不良反应多在治疗的初始阶段发生,随着治疗的进行,这些症状逐渐减轻。文拉法辛没有明显的药物依赖倾向。

奥氮平
【功效主治】 奥氮平适用于精神分裂症和其它有严重阳性症状(例如:妄想、幻觉、思维障碍、敌意和猜疑)和/或阴性症状(例如:情感淡漠、情感和社会退缩、言语贫乏)的精神病的急性期和维持治疗。奥氮平亦可缓解精神分裂症及相关疾病常见的继发性情感症状。

资料来自百度百科相关页面:

文拉法辛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eLmoCsb9k2S8p9pegxKJQ8UVhVwwS4Z48nWcTesf0crYjjmmFvMFrKn_FrtW22zLHteCke_lxuImqqW-2vFOj_

奥氮平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NgXk7lAseidP2AXp891hP7WapesJ-PURXwO1qSzCwf0fQZtBggRnp-jrf-lqLlQFZ6eGDf5Q-rNAk_4vJCReqa

评论(4)
热度(27)

© 戦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