戦車

别人说我是傻逼 肯定有他们的道理

【嘉文四世x赵信】长枪依在

背德

弃义

违人伦

应受天诛


然若能免你一死

我甘心替你承受一切

不求感激

但愿你铭记于灵魂深处

我爱你


「信。」嘉文四世站在营帐外的悬崖边,凝视着远方夕阳余晖下被映成血色的德玛西亚城。蜿蜒不息的川流之上,飞过无数祖安的飞行器。城邦上空如暴雨般倾泻着祖安产的剧毒弹。金色的德玛西亚步兵铠甲就算再怎么反射着耀眼的光辉,它主人凝重的神情也让整个人黯淡了下去。

「有何吩咐,陛下。」德邦总管手握着那柄取过无数首级的长枪站在嘉文四世身后。闻言向前上了一步的赵信躬身等候下文。

「结束了。」嘉文四世略微皱眉,摘下了伴随他南征北战的那顶光盾战盔。象征着德玛西亚皇族荣耀的头盔被丢在地上,随后嘉文四世飞起一脚将自己那时执意留下的东西踢下了悬崖,「都结束了。」

「陛下!」在战盔飞向峭壁下他们曾经驻扎的树林的瞬间,赵信讶异地瞪大了眼睛。愣了一瞬后他立刻在嘉文四世身侧单膝跪地,「我赵信一介武夫,受先王恩泽得以活至今日,如今就算面敌万军,只要一息尚存,我也将保护陛…」

「别说了,站起来吧。」嘉文四世的乌黑长发在风中飘舞,「还有,不要叫我陛下。

「我不配。」


嘉文三世驾崩的消息是在南部战场溃败的无畏先锋军团带回的。被尊称为德玛西亚之力的盖伦终究是没敌过祖安人涂在诺克萨斯兵刃上那难解的毒药,在重伤撤回德玛西亚后半个月终于剧毒攻心惨死在抢救室。顺理继承王位的嘉文四世命人全力研究解药可还是没来得及将儿时好友从死神的镰刀下救回。

嘉文三世出征前执意将赵信留下,嘱咐他如果自己没能回来,皇子就交给总管了。当时赵信还苦笑一声想着幸好陛下不知道皇子殿下是断袖,更不知道自己和嘉文四世的关系,但他看着嘉文四世抱着盖伦那浮肿不堪的紫色尸体泣涕如雨的时候却再也再也笑不出来。

一种极为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初入不惑之年的总管心头——这似乎只是个开端。


很不幸赵信的恐惧成为了现实。

奎因和薇恩的死讯传来之后德玛西亚军心几近溃散,两人一隼最后被带回全尸的却是生前一直隐匿暗夜之中、人前露面次数屈指可数的薇恩。好友奎因战死带来的副产物是只看到一把断弩的希瓦娜的彻底暴走。不顾嘉文四世的阻止疯了般地带着自己的小队夜袭诺克萨斯宏伟屏障驻地的龙血武姬死状惨不忍睹——如果不是一个侥幸活下来、满身是血跌跌撞撞冲进皇宫的士兵将希瓦娜被生生剐掉龙翅后枭首的消息告诉嘉文四世,或许当时在嘉文身边商议战术的拉克丝就不会精神崩溃。

当年加入了英雄联盟的德玛西亚强者已经所剩无几,安葬了薇恩之后菲奥娜在葬礼上竟当场拒绝了嘉文四世对自己的入伍邀请。赵信在这种时候只能默不作声地站在年轻的国王身侧痛恨自己空有一身武艺,一点忙都帮不上甚至还不知道怎么安慰旁边那自己最重视的人。

来自班德尔城的钢铁大使倒是立下了赫赫战功,但也无法改变德玛西亚大势已去的事实。

东北漂来的的一叶扁舟上负伤信使带来爱欧尼亚几近崩溃的战报,可嘉文四世根本无暇顾及昔日的盟友——就算那个送信的伤者是曾经熟悉的暮光之眼。

嘉文四世有一晚跟赵信做过后还未从对方体内拔出就趴在总管的胸口哭了起来,他说自己不知道为何自己祖辈苦心经营的王国会在自己手里败得一塌糊涂,他不懂。赵信只能强装微笑说没关系不论何时我都会在你身边保护你,然后将嘉文紧拥怀中,亲吻对方的额头。

赵信无数次请求出征被拒绝,嘉文四世的理由是他需要心腹在左右保护自己,实则他心里清楚已经过了习武之人的全盛期的赵信就算去也早晚和盖伦等人一样死在诺克萨斯人的手下,而自己也绝不会让最爱之人去送死。

战线越来越推近德玛西亚城,终于加里奥和波比在前线战到了最后一刻也光荣赴死。德玛西亚第一法师拉克丝因为抑郁症和精神分裂已经没有任何战斗能力,在前线三夜没合眼的嘉文四世不得已撤回宫殿后只好按着太阳穴将菲奥娜召进宫中,送了她一把爱欧尼亚工匠素喃打造的锋利无比的神刃,并将拉克丝托付给她让她绕行弗雷尔卓德避开诺克萨斯军队逃到现在已经绝对中立并且不参与纷争却依然保有足以荡平任何一国实力的战争学院。赵信每天一言不发地握着长枪站在国王身侧,眼神凌厉得像手中枪尖一般,浑身上下不露一丝一毫破绽。


在菲奥娜带着拉克丝马不停蹄地穿过泡沫泥沼渡过蛇纹石河抵达弗雷尔卓德的前一晚德玛西亚城失守。


无视路上瑟瑟发抖的平民,气宇轩昂地步进国王寝宫的杰里柯丶斯维因在发现找不到嘉文四世的时候抓狂了。他冲身边站着的祖安炼金术士辛吉德咆哮着命令对方要么夷平德玛西亚要么将这城变做死城。


「醒醒,信。」疲倦了五天的赵信仅靠着树打了半个小时盹就被全副武装的嘉文四世叫醒,带着一个师团的军队撤出城的嘉文四世现在驻扎在德玛西亚城西南方向的森林里等待另四个师团的汇合。

「敌袭?!」德邦总管腾地站了起来拉开了战斗架势。这时嘉文四世才注意到赵信这一阵子来苍老了许多,头发已经灰白了。嘉文四世心头一紧便按着面前人的脸吻了下去,想起现在不是做这些的时候又马上放开。

「不是。」太阳的光辉彻底消失在西方,一轮明月正在冉冉升起,嘉文四世抓住了赵信的手,拽着他一下闪进了无人处。

「陛下,现在……要做么?」赵信放下长枪,伸手就去解自己的盔甲,却被面前的国王阻止了。

「放弃吧。」

「陛下,您说什么……?」赵信的眼中闪过一丝怀疑,他没有明白嘉文四世所说的意思,却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他不好的预感一向很准。

「我要放弃这个国家了。跟我走吧,信。」嘉文四世的语气肯定无比,但没有了往日那股傲气和底气,「答应我。」他没敢说最后面本应该有的「我不想让你死」几个字。

赵信点头了,没有犹豫——确切而言,是他没有犹豫的理由,因为他从最一开始效忠的就只有嘉文二世一个人。嘉文二世死前将嘉文三世托付给赵信,让他像对自己一样对自己的儿子,嘉文三世也如此将现在的国王交给他。

赵信所效忠的从一开始就不是德玛西亚——那个喊犯我德邦者虽远必诛的人从来都不是他。既然那个把德玛西亚永世长存挂在嘴边的人已经绝望了,赵信也没有必要抱什么希望。他一直都明白自己要追随一辈子的是光盾家族,他也一直都知道不能让面前自己的王自己最爱的人比自己先死。

不管他是不是辜负了盖伦和薇恩他们的牺牲,我必须保护他至我生命终结,赵信这样想。


他不怕什么背叛国家,因为嘉文光盾就是他的国家。


暗影岛并没有对本土大陆发起任何攻击行动是不幸中的万幸——嘉文四世得以安全地带着他心爱的德邦总管撤向西部沿海,然后在远离敌军的地方爬上宏伟屏障,在夕阳余晖中看着祖安的恶魔将德玛西亚用化学武器变做死城。


「而且,不要忘了,嘉文四世已经死了,信。」颤抖着挤出的音节伴随着眼泪落在了嘉文四世脚下的泥土里。赵信狠狠地抱住了面前的男人,他再也不想放开自己那双已经弄脏的双手。


在离开那片树林之前嘉文四世命令赵信在食物中下毒,这样就不会有人透露自己的行踪。德邦总管知道他是铁了心的想和自己一起远走高飞逃离这段噩梦过上平静哪怕清贫的日子。他动手了,没死的人就亲自用长枪在胸口补上一下。随后在赵信的要求下嘉文四世脱下了自己的铠甲,与一名黑色长发、身形与自己相仿的军官的金色铠甲交换了。嘉文四世看出赵信要制造德邦总管叛国的假象,他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年轻的嘉文四世在月下默默地流泪,随后在德邦总管的臂弯里嚎啕大哭。

在下命令的那一刹那,他已经不再是国王,但他还是德邦总管。


「是……陛……嘉文。」赵信温柔地摸着怀中人的一头乌黑秀发,不由自主地看向那已经被紫雾笼罩的城邦。


这样好么?

他想。

我只要有你就有整个世界。

可是你呢?


横尸遍野。

躲过敌人再次回到德玛西亚城郊的嘉文四世差点就吐了出来,祖安的化学武器没有放过一个生物,德玛西亚城寸草不生,每一个平民的尸体都惨不忍睹令人作呕。

他们没敢进城。

嘉文四世抱着赵信哭着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有脸回来,但是就是回来了。赵信擦掉了面前人的眼泪吻了他,说我们走吧去战争学院。


如今已经很少有比赛的战争学院俨然成了当初加入过英雄联盟的英雄们的避难所,就因为大家离开时英雄联盟的最高召唤师告诉他们「虽然英雄联盟解散了,但只要想,你们就可以留下,也可以随时回到战争学院」。

菲奥娜早已带着拉克丝抵达了她们曾经的住所,战争学院也对外宣布了保证她们的安全。虽然拉克丝还是每天念叨着死去的哥哥和朋友们,但在战争学院看到了一些以前的朋友——诸如奈德丽、布里茨和娑娜——之后,精神状态日渐好转,这也让昔日的无双剑姬安心许多。


嘉文四世和赵信为了绕开诺克萨斯部队所走过的路是非常长的,长到当两人穿着沙漠便装坐到其中一分支写着「战争学院」字样的路标旁边喝水时诺克萨斯和祖安已经开始清理和重建德玛西亚曾经的领土。

眯着眼搂着怀中刚刚在自己身体里释放过欲望、陷入沉睡的嘉文四世,赵信在天边瞥到了一只乌鸦的影子,却没有在意这曾经战时最可怕的讯号。


「信…」嘉文四世和赵信背对背站着,两人手里的矛和枪依然锋利如故,「我们可以的。」

「嗯。」德邦总管没有点头。此刻脸色极为难看的他知道再怎么说两人对阵二十人也基本不可能,何况这二十人都是身经百战的诺克萨斯精锐。

但是嘉文看不见自己的表情。

「亲爱的皇子,哦不,国王。」斯维因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话里满是笑意,「我终于可以杀掉你了。」

「陛下,您先走。」赵信吸了一口气,握紧了手中陪伴他几乎一生的长枪,「我来断后。」

「不,要战一起战。」嘉文四世其实很是懊恼——他们距离一切纷乱结束就只有那十几公里的路程,却被诺克萨斯的老乌鸦困住。


赵信知道是这样的答复。


德邦总管看着逼近的敌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

一点寒芒先到…


他很爱他。

嘉文懂事开始就缠着他,怎么也不愿意离开赵信半步。

后来是嘉文主动,虽然比自己小十好几岁,但赵信并没拒绝那夜春宵。

两个人暗中禁断地往来了好久。

一个瞒着主公一个瞒着父王。

但他们知道这是不被允许的。

他们殷切地希望能手牵着手走在阳光下。


赵信想起,他们甚至没互道过我爱你。

「陛……嘉文。在听吗?」


「什


「我爱你。」

…随后枪出如龙。


么?!信?!」


嘉文四世被巨大的力道直接甩了出去,手中的长矛由于惯性顺势穿透了一人的身体,带着一死一活两个人飞出了几十米远。

嘉文四世一回头看见斯维因正咒骂着、一瘸一拐地向自己蹒跚走来,而自己被赵信丢出造成的人墙的缺口逐渐被收拢的敌人所淡化。


他听到了,他在离地前一瞬间听到了那三个低沉的字。

嘉文四世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他想要的一切荣耀都没有了。

现在他将失去他的最后。

但他突然清楚地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和以往看着自己颤抖的背影除了抱上来什么也做不到的赵信,是一样的。


「赵信——!!」

他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我爱你——!!」

嘉文四世声嘶力竭地哭喊着,然后转过身,用尽全力跑向战争学院的方向,不顾自己涕泗横流。


他听到身后那敌军丛中,回应似地爆发出一句冲破云霄的苍劲咆哮。


「长枪依在!!!!!!!」


Fin

评论(7)
热度(27)

© 戦車 | Powered by LOFTER